客服:
技术:
QQ:
地址:
邮箱:

华人策略论坛

两仪式与空之境界彻底解析

两仪式与空之境界彻底解析

文/三菱圆珠笔(贪婪动漫内容主编,本文收于二次元狂热第4期)

1998年,奈须蘑菇开始在其好友武内崇的个人主页上连载长篇小说「空之境界」。很难想象,当时年仅25岁的他就能写出如此惊人的作品。当时的奈须都在看些什么书?有些什么爱好?接受怎样的教育?与武内崇都讨论些什么?受了谁的影响?不管答案是什么,如今的我们都已彻底臣服到他所创造的世界中去了。

一.年表大事记
2001年冬,连载完结,同人小说发行。
2002年秋,制作成广播剧。
2004年夏,于日本讲谈社刊行商业小说。
2006年冬,发表剧场版动画化的消息。
2007年春,宣布将全七章制成七部剧场版动画。
2007年冬,小说文库化后再次发行。
2007年冬,剧场动画「空之境界」开始上映。
 
2009-4-6 05:20 回复 
 
橙汁拌饭
 5楼

二.空境密事
商业小说化秘事:
众所周知,Type-Moon的成名作,是在2000年C59上发布的同人游戏「月姬」之后才2001年C61上以同人小说的形式发布「空之境界」,所以当年讲谈社小说部的负责人太田克史也是在玩过同人游戏「月姬」之后才得知有一部作为「月姬」故事体裁原型的小说「空之境界」。在拜读之后,太田被其设定深深吸引,随即就约原作者奈须在秋叶原某家咖啡馆见面,并请求让「空之境界」在讲谈社以商业形式出版小说。而奈须当时的回答是:“空境是一部不被编辑所看好的作品,而我们现在正忙着计划以商业形式发行新的游戏作品「“Fate/stay night”」,用这样一个理由回绝了请求。太田克史依然没有放弃,并在这一年中屡次向奈须与武内两人提出一系列出版刊行方案,最后,他们两位被太田克史的真挚热情所打动,终于在2004年6月,「“Fate/stay night”」游戏发售半年后,出版了「空之境界」的商业小说。

动画化秘事:
从年表大事中可以得知,「空之境界」剧场版动画化的公布时间为2006年,但谁又知道,这个想法早在两年就已经提出了呢?那是在2004年,它的商业小说出版前两个月,太田克史找到了ANIPLEX的制片人岩上敦宏,开始讨论这件事.但因空之境界的时间顺序十分错综复杂,想要概括奈须的剧本又十分困难,所以该计划就渐渐冷却下来.不过在这两年间岩上敦宏玩了「月姬和fate stay night”」后进一步了解了Type-Moon的故意设定,渡过了一个非常好的准备时期。最后在06年,太田与岩上在一通只有5分钟的电话里终于决定将其动画化,为这长达两年的构思画上了句号。

剧场版化秘事:
决定动画化之后,就要立刻找原着奈须商讨相关事宜,起初奈须只是想将其做成TV动画,但考虑到「空之境界」题材散乱,外加TV动画每集20分钟的时间限制等因素,可能会导致观众对作品理解上的困难。而在提议“制作剧场版如何“时,因为剧场版不仅在时间上没有限制,还可以让观众在短时间内集中精神观看影片,这样会对作品会有一个更好的理解,最后就自然而然地敲定了剧场版化的提案。
在决定制作剧场版动画之后,大田与奈须就开始探讨相关制作提案,最初想学「EVA」、「GUNDAM」那样做2至3部的剧场动画,之后又提议争议第7部「茅盾螺旋」作一部剧场动画,最后的负责动画制作的Ufotable公司的近藤光社长却提出一个非常惊人的提议:
“全7章7部作こ(将七章做成七部剧场版动画,只在一家电影院上映)”其实单从宣传的角度上来考虑,这并不是一条很宽广的道路,但近藤光社长是不喜欢探索崭新的表达方式的人,而这个想法,也是他个人考虑了很长时间后才决定要以这样一个形式来表达这部作品的。

动画制作秘事:
近藤光社长提出了“七章七作”的想法,不过对制作方来说,短时间内连续制作七部剧场版是件非常艰辛的事情,但近藤社长表示“要做出一个最符合这部作品的形象”所以才毅然选择了这样一条满生荆棘的道路。之后在一次公开的记者发部会上,近藤社长指出,他在动画监督的分配方式上,会选择“适材所用”的方法,在了解所有监督的特长后再进行分配,所以我们会看到每章的监督都在更换。
在负责动画制作的ufotable的STAFF阵里,实际是有六个人是读过原作的,所以虽然就制作方式上来看非常困难,但实际操作却进行得异常顺利,这就是主要原因。负责脚本的平松正树对原作台词进行大幅修改,华人策略论坛。而这期间奈须看到脚本时也觉得非常满意,此后几章脚本就没怎么修正了。外加配音主角两仪式的声优坂本真绫对原作的理解十分透彻,前几章的配音也并未得到奈须、监督等人的明确指点。Ufotoble的动画制作人员经常彻夜赶工;这种种因素加起来,就造就了第一章与第二章与第二章的上映间隔只有短短的一个月的成绩。
这期间,坂本真绫与负责音乐的尾浦由记两人一起去第一章试映会的时候,坂本就惊呼:“音乐,片尾曲真的是太好听了!”而尾浦则说:“如果每一章的‘空’所表达的含义都有所不同的话,那么就有必要专门为每一章电影制作一段专门的主题BGM以及一首含义不同的片尾曲。虽然这是件十分辛苦的事情。但为了更突出作品的主题,有必要这么做。”所以就这点来说,负责音乐的尾蒲由记也是在充分理解作品的前提下为这部动画配乐的。
 
2009-4-6 05:21 回复 
 
橙汁拌饭
 6楼

三.两仪式
「空之境界」的中心角色,无疑就是两仪式这样一位女性,对于看过原作的人来说:“应该已经对她的复杂性非常了解了,而对于只看剧场版动画的人来说,在未对其充分了解的情况下,动画看得也是一头雾水。因此笔者认为,普罗大众对「空之境界」这样一部作品难以理解,其主要原因有两个。

一、这是部章节时间轴的顺序错综复杂的小说,全七章节的正确故事顺序为“2章→4→3章→1章→5章→6章→7章”,因此对光看动画的人来说,到第四章为止,才会开始摸清「空之境界」的主要体系轮廓。

二、整部作品对于中心人物两仪式的阐述,是分散在全七章中各个部分的,换句话说,只有读完全七章小说才能全面了解两仪式这个人物,并在此基础上,对「空之境界」这整部作品得到更深的理解。但由于分散严重,章节顺序错乱,依然会导致部分看完原作的人未能对两仪式有一个较为充分的认识。

设定的来源:
原作中两面仪、浅神、巫条三家都被设定为古老的旧系家族,浅神家可能会诞生超能力者,巫条家的诅咒之力很强,而两仪家就会出现双重人格的后代。
奈须在这里引用了我国「易经」中的内容。起初世界一片混沌,为了使其安定,则一分为二衍生出阴阳两仪,然后为了进一步稳定而产生四像八卦等,这就是所谓的太极八卦图概要。所以两仪这个家族会诞生出像式这样的双重人格,这在古老的过去就已经是既定的事实。
但两仪家的思想十分特殊,他们知道拥有超能力的人会认定为“不适合在社会上存在”而被排斥(三章中的浅上藤乃就是个例子)所以就想要创造“表面上与常人无异的超能力者”。根据苍崎橙子的论述,所谓的专业人士只能在一个领域内到达巅峰,那是因为一个人无论有多么优秀的内体和素质,都只能穷极一项事物。例如你在ACG领域中对动画钻研(宅)得越深,那么对漫画,游戏的了解就会相对降低,这就是所谓“人有擅长与不擅长的事”的原因,但两仪家的目标是创造一个有穷极各个领域巅峰的肉体,这个肉体宛如电脑一样,只要安装各种程式便能成为“各方面的专家--”。
一个能完美执行所有程式的人偶,这就是“式”这个名字的由来。

双重人格:
解离性同一性障碍,医学是是如此称呼双重人格的。得这种病的人往往十分危险,会让人格的切换过程中对现实与现实之间的界线产生模糊,最后可能会发生逃避现实,选择自杀的情况,两仪家也是如此,该家族之前的很多后代都在成人前就送往精神病医院。 但两仪式是个特例,两个人格都采取不意识彼此,相互无视的生活。
阳性?身为男性的名字?两仪织。
阴性?身为女性的名字?两仪式。
身为女性人格的式拥有绝对的肉体支配权,因此织在一般情况下都处于睡眠/做梦的状态,但碰到一些诸如练剑之类符合男性身份的事情时,式就会让织代劳。而一直沉睡着的里人格织,一般不会浮出表面,因为他所承担的是式的破坏冲动、负面情感,擅自出来会对社会造成影响,所以平时与外界接触的都是式,这就是两仪式这个双重人格的特殊所在。
动画第二章在开头就明确指出两仪式有独自在深夜散步的习惯,她本人认为是喜欢独处,实际看到后面我们才得知,其主要原因是拒绝人类,讨厌人类。
普通人在思想未成熟的孩提时代是十分单纯的,不会怀疑任何事情,理所当然地,自认为自己在爱着他人的同时,他人也会无条件的爱着自己,这种无知对于孩子来说是必要的。
但对于生焉就有双重人格的两仪式来说,因为体内存在着织,所以从小就得知有他人的存在,并开始通过织来思考各种各样的事情,理解力人类这种生物的丑陋一面,百家乐论坛。因此两仪式从小时候开始就一直拒绝与他人交往,对他人漠不关心,以“一个人”的状态生活着。

杀人冲动与崩溃:
每个人自身对他人的情感容量是有限的,不管是恋爱或是憎恨,当那份情感超过自己的容量时,超过的部分就会转变成痛苦,这样一来,就无法容忍那个人的存在。那么就只能用某种办法将其消除。可以选择离开或者忘记,而当那个方法达到极端时,就是杀人。杀人这种行为,就是为了保护自己失去道德的同时,取得虚伪的正当性行为。
第三章「杀人考察(前)」作为「空之境界」全小说的时间轴起始之章,包含着对两仪式的诸多诠释,但笔者认为,若读者不能结合这些内容来整理出她对黑桐干也的杀人冲动以及崩坏的原因等问题,看到最后还是无法理解两仪式这名中心人物。
式对黑桐干也起杀人冲动的原因有很多,甚至根据章节的不同而产生微妙的变化,但其最根本最单纯的原因只有一个--为了扼杀织的上浮。式多年来为了能活在社会的常识里,一直都在心里不断地一遍一遍的杀死织,对织来说,他所体验过的情感只有杀人,所以也只会杀人。因此织应该是永远沉睡、不能支配肉体的里人格,他承担着两仪式的破坏冲动、杀人情感,一旦获得肉体使用主导权,就会成为“不适合在社会上存在”的杀人魔。于是对式来说,凡是任何能造成织浮上表面的因素,都要无条件地将其抹除--其因素正是黑桐干也。对于式来说,他的存在太过耀眼。从小就开始拒绝他人,否定他人的两仪式,在扼杀织这一人格的基础上,勉强只能融入常识这中,但在与黑桐接触的过程中,她开始无法阻止自己的崩溃。
一直沉睡的织,他所做的梦是希望两仪式能在阳光下,像常人那样幸福地生活。
黑桐干也的出现,让两仪式产生了这样的想法,从黑桐的身上,式看到她一直得不到的温暖,那种能与他人相处、相信他人、接受他人、依赖他人的温暖、认为自己也能像常人那样幸福地生活,但那种幻觉是致命的,两仪式的确带入了常识之中,但这不代表她活在常识中,与黑桐接触的时间越久,就越发让她意识到自己体内还饲养着织这个杀魔,就越发察觉自己是一个具有双重人格,脱离常识的异常者。所以只要与黑桐在一起,就会使自己变得不稳定,就会否定织存在的事实,就连伪装自己融入常识这件事情,也开始变得难以做到。
杀了黑桐干也,就不会如此矛盾痛苦,就能回到以前那个孤立的两仪式。但相对地,若杀掉黑桐这一梦的形体,那么织连梦都没办法做了--答案非常简单;既然没有办法除掉黑桐,就只能让自己逃避、消失。
 
2009-4-6 05:21 回复 
 
橙汁拌饭
 7楼

直死之魔眼:
在Type-Moon的世界观中,“直死之魔眼”是最为大众熟知的设定--在欧洲的凯尔特神话中,有一支被称为“Fomorians”族的巨人。他说他们的眼睛拥有在张开眼睛的瞬间就杀死对方的能力,称之为“魔眼Balor”。这就是“直死之魔眼”的神话原型。虽然这一设定的起源是「空之境界」的主角两仪式,但对于大部分人来说,第一个会想到的,应该是「月姬」中的主角远野志贵才对--毕竟这是Type-Moon的成名作。
「月姬」中苍崎橙子的妹妹--现世三大魔法师之一的苍崎青子 (LZ注:纠正,一般公认比较准确的翻译是魔法使,并且现存魔法使有四个) 对“直死之魔眼”的阐述,笔者认为比「空之境界」中的阐述更为简单明淅。世间万物只要存在,就有容易坏掉的地方;而“直死之魔眼”所看到的,就是万物的破绽,换句话说,就是万物损坏的“未来”。说得悬乎点,“直死之魔眼”所看到的就是“万物未来的死亡末路”。
在读这篇文章的各位读者想必都已经看过第四章「伽蓝之洞」了,两仪式的起源是虚无--什么是虚无?那是一个连时间都不该存在的死之世界,而两仪式却徘徊,存在于其中。这意味着在昏迷的两年间她一直都接触着死。最后演变成理解死,达到犹太教中Kether境界的深处(卡巴拉中的皇冠,代表神的本性),于是醒来后获得了“直死之魔眼”。所以说两仪式天生拥有“直死之魔眼”这一说法根本就是错误的,虽然她从小就能看到“一般人看不到的东西(灵体)”,但最终也是在理解死的基础上,才获得了“直死之魔眼”。就这点来说,「月姬」里曾经一度贯穿胸口死去的远野志贵,也是在“死了以后“才获得“直死之魔眼”的。所以在两部作品中,华人策略论坛,关于这点设定,奈须的逻辑性相当严密,丝毫找汪以破绽与矛盾。
两年来昏睡的两仪式一直在接触、理解着死,所以她比任何人都知道死的孤单,死的毫无价值。黑暗、毛骨悚然--死比全世界所有的东西都要来得可怕。

虚无:
虚无--这几乎可以说是贯穿整部「空之境界」小说的一个单词,自车祸醒来至小说结束。可以说,这期间发生的种种都是两仪式填补其心中“伽蓝之洞”的素材。所以换句话说,「空之境界」这部作品讲述的其实就是一名叫两仪式的少女在不断变化的过程而已。
“伽蓝之洞”的这份虚无感所带来的很直接影响,就是让两仪式找不到活着的实感。首先体现这一点的就是她生活的房间--只有床、冰箱、电话、四件夹克和放和服的衣橱,除了这些必须的生活家具外,没有电视机、收音机,连茶几和看完随处乱扔的杂志都没有,异常缺乏生活感。而沉睡的这两年时间,对两仪式来说根本没有意义,那段空白断绝了她与过去的连接,造就了“伽蓝之洞”的这份空虚。理论上说,在车祸发生的一瞬间是织支配肉体并代替式死去,被留下的式造就了肉体停止成长的“如死去般活着”的昏睡状态,但醒来后的式又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失去织的两仪式已经不再完全,因此只剩一个人的式作为新的人格在两仪式的肉体内复苏,所以过去的记忆对于获得崭新人格的两仪式来说,仿佛就像他人在看电影般,变得十分陌生--以上种种,就是从第一章开始一直阐述的“我没有活着的实感”的真正原因,惟有靠着在苏醒的现在不断累积新的生活经验。才能弥补这份空虚。
从第六章「忘却录音」开始,两仪式才开始意识到,这份空虚正在被时间所慢慢填补。当年织的死连同属于织的那部分记忆一同被带走了,这对于苏醒的两仪式来说是最大的疑问,直到发生“伪神之书”事件后,她终于明白,织之所以不让式想起过去的事情,是怕让重新醒来的式再次受到过去的影响,从而改变一直活到现在的心,所以才让真正重要的记忆永远沉眠。

三颗棋子:
为你准备的棋子有三颗。
依存死亡,浮游于世的二重身体者。
接触死亡,为之欢愉的不适合存在者。
逃避死亡,领悟真我的起源觉醒者。
若你看完二章「杀人考察(前)」,在开始放片尾曲时就草草将播放器关闭的话,那么你将错过最后一段中田让治的首次配音秀,这三颗棋子是荒耶宗莲为了避免抑止力的发动,借由他人之手设计的,获得两仪式身体的祭品。三个人与两仪式同样通过死来获得活着的实感,但却存在微妙的差异。
巫条雾绘身染不知何时将会死的重病,故为“依存死亡”;遇见荒耶并被赋予第二个身体后漂浮在楼顶,故为“浮游于世的二重身体者”。其区别在于,巫条雾绘为一个人格驱使两个肉体,而两仪式为两个人格寄宿于一个肉体。
浅上藤乃用超能力杀人,故为“接触死亡”;通过杀戮这种终极的行为获得快乐,故为“为之欢愉的不适合生存者”。其区别在于,浅上藤乃通过杀人时的愉悦获得自身痛觉上的共鸣,得到活着的实感,而两仪式通过接触死亡、相互残杀,来获得活着的实感。 白纯里渚以起源觉醒的借口而无视自身的杀人之罪,故为“逃避死亡”,在起源觉醒后依然凭自己的意志杀人,故为“领悟真我的起源觉醒者”。其区别在于,白纯里渚轻易杀人并逃避所犯下的罪,而两仪式深刻地明白死的含义,不会随便杀人。
所以通过最后的白纯里渚事件,让两仪式重新回想起祖父的遗言--“人一辈子只能杀一个人”,并理解杀人这个行为的特殊性为意义后,才认识到黑桐干也对自己的重要性,到此时为止她的“伽蓝之洞”才得以补完,终生克制了杀人冲动。
 
2009-4-6 05:22 回复 
 
橙汁拌饭
 8楼

坂本真绫:
“「空之境界」是一部神作”,“Type-Moon只要有「空之境界」就足够了”。像这样,对该作的赞美之辞在网络上层出不穷,本作又是型月所有经典作品世界观的雏形,因此从一般人的角度去看,自然就会觉得,无论对动画制作公司,还是对配音声优来说,这都是个不小的压力--特别是主角两仪式这一人物的塑造,更是完全取决于声优的表现。所以,担当这一角色配音的坂本真绫成为所有人第一时间瞩目的焦点。换个角度想,要是笔者是位声优,听到要让笔者来配这样一个角色的话,肯定会感到压力与迷惑,甚至拒绝,但实际上,坂本真绫在公开的几次访谈中都给人一种“十分胆大”的表现,并非常愉快地接受了配音的邀请。
她认为若有一百个读过原着的人,两仪式就会有一百种不同的声音,但形象却永远只有仪式,不破坏原作的形象,她所塑造的两仪式就能被大众认可。这是她第一时间所考虑到的最大问题与压力,但后来她表示,拿到具体章节的台词本的时候,很自然地就产生了一种“这里应该以这样的语气去读这段台词”的想法。实际上第一、二章配音时,在旁观看的奈须与两名监督等人连一次建议与修正的地方都未向坂本真绫提过,所以就这点来说,首先,她对两仪式的塑造方向就已经充分得到了STAFF的认可,之后从第三章起,才开始给她一些细节上的简单建议。
同样令人惊讶的是,两仪式是一名有“式”与“织”双重人格的特殊角色,但肉体只有两仪式一个,那么自然也不可能去再去找一个人来担当“织”的配音,因此一时间大众对于坂本真绫在配音上是否也能做到“人格切换”般的,同时配音阴性与阴性的双重人格表示担心。而坂本真绫却表示“完全不感到迷惑,在读原作的时候就已经听到了两个不同的声音”。在忠于原作里所受到的第一印象前提下,再根据绘师对她进行的详细说明,所以配起来觉得十分流畅,丝毫不感到迷茫.
全七章「空之境界」读完之后,坂本真绫最喜欢的是第四章「伽蓝之洞」,理由很简单,第四章从头到尾都是描写两仪式,而作为主角配音的她喜欢“只为主角而存在的一章”也是自然。她表示非常喜欢剧中高潮部分的那句“我不会将式交给你这样的人!”的台词,这是代表两仪式这个人从自暴自弃,失去另一个自己(织)的孤独感中作出觉悟,并准备接受接下来种种命运的决断性言辞,那是一种时常与弱小的自己战斗,一种不认输的强烈意志,而在这点上坂本真绫觉得自己与两仪式十分有共通感。

型月众女主角?两仪式:
  Type-Moon塑造了很多女主角:两仪式、爱尔奎特、Saber等等,毫无疑问每一个角色在其相应作品中都是最强的存在,但绝对不是无敌的。《月姬》中的公主爱尔奎特在夜晚强到几乎目视不到其身上的死之线,但依然被远野志贵大卸17块;《Fate/stay night》女主角Saber虽然身为骑士王亚瑟,但碰到英雄王吉尔伽美什后依然屡次被打到浑身冒烟;《空之境界》中的两仪式也是如此,纵然运动神经超常,拥有连概念空间都能目视杀死的“直死之魔眼”,但也依旧是普通的少女之身,被荒耶宗莲一拳打断几根肋骨后当场昏迷。以上角色都鲜明反映出TYPEMOON所有作品的统一理念:“万物均有破绽”。因此笔者认为这些不就是人物塑造上的共通经典之处么?
综合全七章对两仪式这样一个角色写了大幅文字来解说,我的目的其实很明确 -- 希望能帮助身为空境fan的你了解这样一个孤独,孤立,空虚的两仪式,从而变得更为理解空境,喜欢空境。
 
2009-4-6 05:23 回复 
 
橙汁拌饭
 9楼

四.真章开幕.五章.矛盾螺旋

文章开头的秘事中已经提到,当年企画时曾经有考虑过,只为「空之境界」中的矛盾螺旋这一章作剧场版动画,看过原作的fans自然也能理解这点,全篇小说以剧情来说五章「矛盾螺旋」最为精彩,前几章的影片长度甚至到了让人误以为这是OVA的地步,因此这本篇全长2小时,近1100个分镜的第五章让所有fans都为之喝彩。
「矛盾螺旋」的精彩之处非常多,但文章篇幅有限,又考虑到本期杂志拿您手上时DVD还未发售,因此避免剧透过多而导致届时观看时缺乏趣味性,这里主要谈一些重要的概念以及章节中心的东西吧。

Type-MOOn两个重要的世界观设定:
  
1. 根源的旋涡
  用笔者自己的白话来阐述:假设有一个旋涡,而我们学校里所学的数学、化学、物理等全世界所有的学科都是从那个旋涡中流出来的分支,那么就以存在而言,这个旋涡就是包含全世界一切“原因”的“究极的知识”。在Type-Moon的世界观中将其称之为“根源”,用宗教学术的称谓来比喻的话就是“真理”。
人类在不断繁衍的过程中虽然已成为灵长类之首,却因变得太过复杂而无法返回根源。即便如此还是会偶尔诞生出直接与根源相连的人类,两仪式就是个例子,因此关于能否到达根源,只是一个选中与未被选中的问题罢了。荒耶宗莲为了追求根源的旋涡,所想出的方法就是获得与根源相通的两仪式肉体,好让自己的灵魂前往根源。

2. 魔术?魔术师?魔法
魔术这个词语其实并不陌生,用我们现实生活中的白话说就是“变戏法”,就这一点而言,Type-Moon的设定并没将魔术这东西神化 -- 以一人之力通过魔术的方法将《二次元狂热》编辑部炸毁,用C4炸【河蟹】药将其炸毁,就结果而言都是相同的,所以用一句话:“一切魔术现象都是可以通过科学的方法去实现的” 来说明就够了。
  当然,魔术这东西具有其绝对隐秘性,举个例子来说,魔术师的戏法(魔术)在他人面前使用的次数越多,就越容易被看穿,因此通常情况下魔术师们的的心照不宣的法则就是不在别人面前使用魔术,并对其研究成果进行绝对保密。
Type-Moon将魔术去除其表演性而设定为一门学术,并将其列于世界现有的占星学、炼金术、神仙道、鲁文字等数不清的学术中的一门,然后在此基础上引用根源的概念,来定位魔术师的最终目标 --前往根源的旋涡。
前往根源的方法就一般手段来说,要花费正统魔术师家族好几代人的研究结晶才能到达,但也有一些走极端的人存在。在「月姬」中的死徒27祖里,就有为了获得不死之身,想拥有永久的时间去研究如何到达根源而自愿变为吸血鬼的魔术师。在「Fate/stay night」里,间桐?爱因兹贝伦?远坂这三大魔术师家族想出了一个究极魔术系统 -- 以“圣杯战争”为幌子,牺牲英灵并聚集大量魔力从而达到开启“孔”,前往根源的目的。所以在Type-Moon的设定里像“圣杯召唤仪式”这种“以前往根源为目的而使用的魔术”统称为魔法。(谬误?圣杯只是接近第三魔法,但绝对还不是魔法.) 因此魔法的概念就为“做到现今科学所达不到的现象”。例如操纵时间空间等等,而最为终极的魔法就是全世界人类都能获得幸福。(LZ注:没有听过这个说法,奈须应该还没有给魔法分过级吧,这里的高低之分大概是本文作者带入的感情【河蟹】色彩?)
随着“圣杯战争”举办的次数增多,到「Fate/stay night」中的第五次战争为止,御三家的魔术师们已经渐渐忘记“前往根源”这一目的,而单纯只是为了获得圣杯,为家族批上荣耀这一目的而参战,在前传「Fate/Zero」中的第四次战争中,也只有远坂时臣这一正统魔术师没忘记这一目的进行参战,只可惜还未将这一思想完全教导给女儿远坂凛,就被言峰绮礼所背叛杀害。因此远坂凛参加的第五次战争,其目的也仅仅只是“要拿到圣杯”而已。
回到在「空之境界」这部作品,在其中登场的众多多魔术师中,只有两个人的最终目的是要前往根源,那就是苍崎橙子与荒耶宗莲,只是他们各自所使用的方法不同。苍崎橙子制作【河蟹】人偶,想要在肉体上达到人类完美雏形的境界,洗码,荒耶宗莲不断转生,花了两百多年的时间搜集人类各种不同的死,从灵魂着手,以“存在”与“不存在”来达到“虚无“的境界。两者都想达到伟大的源头,人类的起源;一个追求魂之原型,而另一个追求肉之原型。但最终苍崎子还是放弃了,她的理由很简单:“根源之旋涡是无知的存在,所以才有接近,但却因无知而无法了解,所以也没有意义”。
 
2009-4-6 05:23 回复 
 
橙汁拌饭
 10楼

矛盾螺旋:
「空之境界」正篇七章,外加在2008年C74上颁布的「未来福音」,每一章节所起的名字都有相当深刻的含义,这些章节名若能自行思考并尝试阐述其不同的意义,那么对于该作的理解就又能再上一个台阶。这里就聊一下这个“矛盾螺旋”。
构成人类DNA的是四种核苷酸,但是由于其不断累积而成的单纯螺旋,它陷入了无法测量的矛盾之中,所以DNA这东西依然无法完全解析,人类也已经回不到根源。这就是第五章中提到的第一个矛盾点--人类本身就是一个矛盾螺旋。
光与暗、阴与阳是世界万物拥有的最多属性,就两仪来看,其划分阴阳的是一条曲线而不是直线,并且在阴中有一点阳,在阳台中有一点阴,那是因为,无论哪种性别的人类都多少有着另外一性的嗜好,其中女装癖是最极端的一个--这就是黑白相克的不稳定螺旋。
回到剧情,第五章的主舞台是小川公寓这栋建筑,该栋圆柱型的建筑被一分为二,东栋代表着“生”,西栋代表着“死”,因此这是一栋为了在一日间完成生死而创造的相克螺旋,而其中的居民则代表了64种人类死之原型的循环旋涡,荒耶宗莲就通过该建筑来具现太极八卦图,这是他为了通过两仪式的肉体前往根源这一目的所制作的魔术结界,而就之前世界观中所提到的“以前往根源为目的的使用的魔术叫魔法”这一点来说,这个矛盾螺旋的公寓本身就是一个魔法。(Lz注:橙子只说是一个大型魔术,因此这里的误实在太大了,华人策略论坛,而且也没有“以前往根源为目的的使用的魔术叫魔法”这一说法吧?)
第五章男主角胭条巴的存在其本身就是一个矛盾点,作为小川公寓的居民之一,荒耶宗莲为其家庭所设计的生死螺旋为:“到了晚上母亲杀死父亲后,再杀死胭条巴,最后母亲自尽;到了白天一切再生复原,晚上继续循环。”但循环太多次后,出现了细小的偏差,胭条巴为了避免自己被母亲杀死而先下手杀害了母亲,从这个原本应该是无限生死循环的螺旋公寓中逃脱 -- 这点对于整个结界来说就是个矛盾的纰漏。

最大的矛盾:
  阻止人类前往根源的理由很单纯,那是因为人类到达那里之后会让现在勉强平衡的世界变的不稳定,而阻止魔术师们的东西则被称之为抑止力。
抑止力分为两种,代表全体灵长类被统一的意志,以及代表地球本身的意志。简单来说,无论人类还是地球都想长久永远的存活下去,但人类接触根源可能会造成世界末日的发生,所以要全力阻止。
在这其中存在着相互对立的矛盾;
 人类为了活下去,地球变得怎么样根本无所谓。
 地球为了活下去,人类变的怎么样根本无所谓。
到此为止,我们列举了五章中很多关于“矛盾螺旋”的矛盾,但全章中最大的矛盾就是荒耶宗莲这个人。通过灵魂转移的方法他一直都在不断的搜集着人类的死,因此对于他来说其视为最大的敌人就是“无可救药的人性”。他前往根源的目的只有一个:“让过于复杂的人类回归大元,创造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完美的死之世界。”为了阻止他达到这个目的的抑止力,就是为了防止人类灭亡的“灵长类统一意志”,曾经身为和尚的荒耶宗莲对这个概念非常了解,在佛学中该“灵长类统一意志”被称为“阿赖耶识”。讽刺的是“阿赖耶”与“荒耶”的读音是完全相同的 -- 也就说他一生视之为最大的敌人的,就是他自己的名字。这就是整个第五章「矛盾螺旋」中最大的矛盾点。为什么他没有发觉这点?那是因为荒耶宗莲活的太久,本身已经变成一个概念,概念不会变化思考的方向性,也已经不能称作是个人。所以最后两仪式即便杀了荒耶宗莲,也不能称之其为“杀了人”的原因也在这里。
 
2009-4-6 05:24 回复 
 
橙汁拌饭
 11楼

人类没有救赎:
  是时候结束这篇长长的文章了,在全文的结尾,结笔者想聊一个「矛盾螺旋」中所涉及到的十分深刻而又晦涩难懂的话题,那是荒耶宗莲死前所思考的最后一个问题。
  无法拯救人类,那已经是好久以前的事了。只要活着,就一定会有得不到回报的人出现,无法让所有的人类都获得幸福。那么--无法被拯救的人类是什么呢?要用什么来回报他们的一生呢?

没有答案
无限跟有限是相等的东西,若是没有无法救赎的人,也就不会存在被拯救的人。如此说来--救赎就跟流动的钱一样。
人类无可救药,世界没救赎。所以才会想要记录死亡。记录事物的最后,记录世界的重点,这样就能彻底分析所有的东西。如此一来,应该就能判断什么是幸福的吧?
如果能重新看待得不到回报者和无法拯救者,就能判断什么是幸福。如果能了解到,在世界结束后,这些才是人类的意义,这些回为无谓原因而死的人,也能在整体上被赋予意义。
只要世界结束,人就可以分辨人类的价值。
只有这个--是唯一的,共同的救赎……
小说中的这段文字,笔者思考了很久,也与很多人讨论过奈须所想要表达的东西,结果也只能用勉强的白话来解释表面的含义。在全世界的任何宗教中,所有教义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人在活着的时候永远得不到救赎。人只要活着就会换错,虽然可以用某些方式来补偿,但若补偿的对象不在了又要怎么办?比如杀其它的生命,这些都无法补偿,回此人类是一种只要活着,就会对周遭产生巨大影响的生物,所以人类没有救赎。
“救赎就跟流动的钱一样”,这句话不仅在[空之境界]小说里出现过,在[fate/staynight]游戏原作的“unlimited blade works”线中Archer也说过同样的话。这其实就是一个“人类永远得不到平等的回报”的问题。假设每个人都把自己的钱平均地平分给世界上每一个人,那么就其结果看来,人类的确在全体上获得了平等的回报,但事实呢?不付出任何劳动力的人却获得了与别人同样的金钱。这其实也就是通过金钱来暗喻,永远都无法找出平等回报所有人类的方法--所以没有答案。
让我们来做一道很夸张的数学题 :你,我,全世界所有的人类都是这道数学题中的一个数字,这些数字经过一系列复杂的运算后会得到一个结果,而这个结果就是人类的价值,当然这是道永远都不可能获得答案的数学题,回为我们每个人只要活着,就会不断改变自身的价值,那么相对地,代表自己的数值就会发生变化,所以荒耶宗莲所要寻求的,人类全体的价值。只有在人类灭绝后的死之世界、等全部的数值固定之后,才能计算其答案。到了那个时候,即使无谓而死的人也能在整体上赋予意义,也只有这个才是唯一的,共同的救赎,所以他才会向往完美的死之世界。
“尝试解决问题是身为人类的条件”--笔者认为这是奈须通过[空之境界]想提醒大家的重要一点,因此即便本作品如何晦涩难懂,也不能放弃自身对这些问题的思考,要给自己一个属于自己的答案。虚渊玄在写完 「Fat e Zero」四卷后,在后记里也强调,我们读完一部作品后,除了回味剧情外,更不能忘记思考。因此笔者想把这句话原封不动地送给那些没有经过思考,就把[空之境界]看完、丢弃的读者。这也是笔者本人最后想要对大家说的话--[空之境界]是部越读味道越浓的佳作,一旦经过思考并深刻理解该作品中所包含的种种含义之后,你的世界观或许都会为之改变。留道题目给大家思考吧:何为“空之境界”?

至于思考判断幸福的方法,奈须已经给了我们一个明确的答案--「空之境界」只不过是一部“少年与少女相遇“的小说。人虽然至死都是孤独一人,但若能与谁牵手并行的话,那便是幸福。

----奈须蘑菇